季七磐

鸟看各圈之现状有感

小黄鸟(春秋繁露公羊):

呜呼!天不我眼戳,自寻三寸清净地以盼无事发生。


我写这些个玩意儿一为圈内诸友看以自省,二为圈外诸友看以警醒。我本布衣小透明,骚话粗语莫相怪。




去往各论坛,归来泪满衫。


热圈万户过,冷坑数人铲。


友人呼我去,蹑足复探看。


暗号接撕B ,疑心是饭圈。


细思甚恐极,背后犹觉寒。


“以此薄微躯,何肯重负堪?”


美人各自美,观人各自观。


何必偏站队,公屏设栅栏。


造谣拉节奏,带队后援团。


路人不解意,误解整个圈。


寒暖自个知,单泣向潭渊。


冷圈尚如此,何况天外天!


安得熔炉百十个,烧尽圈内爱撕比者而使诸位女仕尽欢颜!


可怜透明力薄身单苦无言,脑残欺人目无天。


俺不惧出言怒贵权。


他日放香无忌讳,把个恶咒在此念:


“你若安静真绝代,何苦跳梁耍疯癫。


百转回,众怒犯,千番事,总天怨。


回身若望尔身后,十个鬼叉把尔衔。”